ag竞咪厅是真是假·天业百亿债务危机处置调查:68.8亿元暗保“暗雷”

ag竞咪厅是真是假·天业百亿债务危机处置调查:68.8亿元暗保“暗雷”

ag竞咪厅是真是假,  天业百亿债务危机处置调查

复盘天业集团债务危机,可以看到海面上狂风大作的同时,水面之下更是暗流涌动,激烈博弈。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今年春夏的资本市场,显得颇为寒冷。多家知名公司遭遇困境甚至闪崩、暴雷,投资者损失惨重。

一次次闪崩、暴雷的原因可能不尽相同,有难言的苦衷,也有人为的灾祸。不过,每次危机事件的背后都存在关于金钱、利益的复杂纠葛、博弈。

野马财经近日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资料显示,天业集团及上市公司*ST天业涉及的债务高达百亿。《证券时报》在此前的报道中,也曾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称*ST天业及大股东面临百亿级债务难题。

围绕天业债务危机的诸多内情,值得深思。

  68.8亿元暗保“暗雷”

作为天业集团控股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两个月前*ST天业(600807.SH)的暴雷似乎最为引人关注。

2018年4月26日,针对*ST天业2017年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非标审计意见专项说明》,表示无法证实公司共计52.36亿元资金的去向。不久后,公司低价出售三六零(601360.SH)股份的事情又浮出水面。

面对不断曝光的利空信息,*ST天业出现了26个连续跌停,短短一个月内股价重挫近80%。截至目前,9.24万名投资者深套其中,饱受煎熬。

实际上,难以入眠的远不止这9.24万人。

野马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资料中发现,*ST天业还存在高达68.8亿元的暗保(未对外公开、未经股东会议批准等以抽屉协议方式形成的担保俗称“暗保”)。这其中,既涉及个人借款,又存在诸多机构贷款。

上图为*ST天业暗保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机构中,包含了银行、证券、信托、融租、小贷、互金等各种各样的平台,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例如,天业集团关联企业通过一家以“C”字母开头、打着“供应链金融”旗号的互金平台,发布了多个借款项目,逾期未能还款。逾期项目合计涉及金额约1775万元,经各方“友好协商”,其中1500万元由天业股份出资偿付。然而,天业股份实际上并未出资,而是由上述互金平台法人代表为天业股份提供了1500万元的借款进行偿付。经过这一处置,该互金平台规避了违约风险。否则在愈演愈烈的互金倒闭浪潮中,这1500万元或许又将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图为某互金平台对*ST天业借款处置确认函

野马财经注意到,暗保中绝大部分借款的截止还款日期都在2018年7月之前。虽经多次协商,仍然有十亿元左右的资金出借方不愿意进行展期,保留了起诉的权力,或者已经起诉。

事实上,*ST天业明面上也已经面临多起诉讼。公司公告显示,中航信托等机构已经提起了诉讼并对相应股份进行了冻结。

对于公司目前的债务状况,野马财经多次拨打*ST天业董秘办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ST天业财务状况存在问题,其母公司天业集团同样深陷债务泥潭。上述知情人士提供给野马财经的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天业集团也存在约100亿元借款需要偿还。

《证券时报》在此前的报道中也曾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称,*ST天业及大股东面临百亿级债务难题。

“白衣骑士”高新控股

集团与上市公司层面都出现了危机。不过,“白衣骑士”很快就出现了。

2018年6月6日,*ST天业发布增持公告,称高新控股旗下高新城建拟在三个月内增持不少于4%、不高于4.99%公司股份。彼时,*ST天业的股价还被死死按在跌停板上,封单高达百万手。

与诸多只发公告实则按兵不动的“增持计划”不同,第二天(6月7日)高新控股的真金白银便砸了进来。

野马财经独家获取的资料显示,包括高新城建在内的8家公司从6月7日至6月19日,共计斥资8450.5万元,合计买入*ST天业大约2500万股。

上图为6月7日至19日相关公司增持状况(来自野马财经所获资料)

6月16日,*ST天业发布的增持公告也显示,在6月7日至6月15日这7天的时间内,高新城建及其一致行动人完成增持2100万股。

上图截自*ST天业相关增持公告

虽然直至6月22日,*ST天业才最终开板,但是在高新控股坚决的增持态势下,封单迅速减少,成交量不断扩大。

除了二级市场的大量买入之外,公告显示2018年5月10日高新城建还与*ST天业股东刘连军签署协议,拟以0元的对价获取后者手中所持天业集团10.2%股权。公告同时称,在适当的时机,高新城建将再行收购天业集团股东曾昭秦所持有的天业集团全部或部分股权。

上图截自*ST天业股权转让进展公告

当然,国资背景的高新控股介入后,对天业集团债务进行了积极纾解,以协商展期、代替归还等方式解决了大量债务。

野马财经从获取的相关资料中发现了两个细节,一是不少企业为了及早拿回借款免去了利息,甚至在本金上打了折扣;二是高新城建聘请了诸多律师与债权人进行谈判,并给出了相对应的奖励方案。

上图为债务重组相关奖励(来自野马财经所获资料)

为了尽早抽离,不少机构可谓流血逃跑,割肉求生。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或许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战略入股”还是“too big to fail”

明债暗保诸多、谈判进展艰难、重组成本巨大,高新城建为何还要接盘天业集团?是“战略入股”还是“too big to fail(大而不倒)”?

野马财经所获资料显示,高新城建在一份增持股份请示文件及一份可行性研究报告中给出了几点理由。

上图为购买股票相关请示文件

其一,*ST天业主营业务为金矿、房地产,其多个房地产项目位于高新区内,与高新城建主营业务具有协同效应。将*ST天业变为国有控股上市平台后,后续可以进行资产注入、再融资等措施,有利于提高国有资产证券化率,改进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模式,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其二,*ST天业总部位于济南市,高新控股实际上为济南国资企业。

野马财经此前《9.24万投资者大逃亡,谁能跳出*ST天业深坑?》等文章报道,诸多被深套*ST天业的投资者中,有不少人选择了前往位于济南市的*ST天业总部试图“讨个说法”,已经引起了地方证监局、维护金融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等诸多机构的高度重视。

并且正如前文所述,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股票投资者外,天业集团百亿的债务背后,还牵扯着包括当地银行在内的数十家金融机构。

“为了解决天业的问题,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济南市一位金融系统相关人士曾出面对投资人表示。

复盘天业集团债务危机,可以看到海面上狂风大作的同时,水面之下更是暗流涌动,激烈博弈。诸多债权方不得不做出了让步;9.24万名投资者在*ST天业暴跌的股价中损失惨重;看似低位接盘的高新控股,实则也承受着外界并不知晓的代价……

那么,在这场资金迷局的背后,有没有暗藏的受益人呢?或许,等52亿元的去向被最终厘清,答案才会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刘琛 SF011


兖州:铭记初心 勇担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掀热潮

解暑佳品——宠物凉垫的选择与使用

龙卷风-S,俄中部军区列装最强火箭炮?中国网友:我就笑笑不说话

一个摄影师母亲和女儿的“相爱相杀”

暂时和解:华为每季向高通付1.5亿美元